FES 家書(一百五十六期)

親愛的弟兄姊妹:

過去這一兩年,不少教會與基督教機構都陸續進入事工創建或組織成立四十、五十甚或六十周年的日子;當FES今年慶祝六十周年,我們回顧的同時也是香港這個城市走過的一甲子:政權更迭及冷戰陰霾下的五十年代、貧窮中摸索成長的六十年代、經濟起飛而中產冒起的七十年代、流行文化及經濟強勢加上政治覺醒的八十年代、大限前搵快錢X「無厘頭」X移民潮的九十年代、金融海嘯中大國崛起的千禧年代,然後,我們邁進本土政治運動迭起、中港左右老少等各種撕裂矛盾並彼此區隔的年代。信仰群體生命的興衰起跌,往往側寫出上主在一個城市中的工作。有時,信徒是社會黑暗迷失中的明燈與嚮導;有時,教會只是時代罪惡墮陷中同流的世俗群體。上主祝福我們,也審判我們。

我有時擔心,這些教會機構的周年慶祝,會給年青世代一種叔父輩數算風光、炫耀往績的印象,然後又借機流露一種今不如昔的睥睨。我希望分享,當我們誠實地回顧並檢視往昔日子,在歷史當中受限於當時代的視野,其實沒有一個人能夠想像其後的會是怎樣的一個十年、又是怎樣的一個香港:五六十年代的人帶來難民的心境南下寄居,不能想像七八十年代的東方之珠文化自信;八九十年代的中產優裕一代,也不能理解千禧後對資本經濟及威權政治的抗拒和反撲。回顧歷史,目的是發現自己在歷史面前的狹隘、無知和有限,而不是對自己的後知後覺沾沾自喜,更是體會自己在掌管歷史的上主面前的卑微和不配;若不是上主的恩典,我們甚麼都不是。「六十周年」這個數字若有一個分量,就是我們對上主的敬畏該有多重、和我們內心的謙卑該有多深。

《FES六十周年紀念特刊》其中令我最深刻的一段說話,來自何偉業弟兄的分享,他展望學生福音工作在這城市不一樣的未來:「當香港學生福音工作變成了一項跨族裔、非純粹是近文化的宣教工作,我們準備好了聘請巴籍基督徒幹事同工嗎?尼泊爾學生查經小組?印度語祈禱月會?政治庇護和難民學生團契?…」(頁25)弟兄然後總結說:「學生福音運動從開始不就是顛覆社會一貫的想像?」我想起〈約翰福音〉中主耶穌呼召拿但業時的說話:「因為我說在無花果樹底下看見你,你就信嗎?你將看見比這些更大的事呢?」是的,上主不單只知道我們的過去,祂還是向我們揭示未來的那一位(也是惟一那位)。我們或將如雅各一樣,在想不到的歷史時刻中驚訝並嘆喟:「上主真的在這裡,我竟不知道!」

你的弟兄
梁錦華/副總幹事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156_finance

如欲以奉獻回應我們所需,請填寫以下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