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a’s World:從緬甸到內布拉斯加州──讓學生接觸美國的難民 (467期)

通訊文章|發佈日期:2019-05-23

翻譯及禱文 溫鎔欣
香港浸會大學中國研究課程社會學專業五年級


美國學生福音團契(InterVarsity)的Alee在全球難民日遇到了Sha,她與Sha和他的朋友Sunkist(兩人同樣為來自緬甸的克倫族難民)交談,得知他們即將到內布拉斯加州奧馬哈大學(UNO)就讀。她是第一次遇見克倫族可以有機會上大學的學生,這個機會難能可貴。

Alee的同工團隊一直祈禱希望到達校園的每個角落,她們的學生事工一向著重於發放(release),而非招募(recruit)。這兩位年輕的基督徒可以加入到UNO現有的、正在蓬勃發展的團契中。或者他們可以獲得能力和裝備,以便與其他克倫族難民接觸。

後來,Sha和一些朋友在一次泰國燒烤(mookatah)與UNO的工作人員互相認識並建立關係。正式入讀UNO後,他們開始一起研讀聖經。Sha和其他幾個人都受了訓練,不久後由他們自己帶查經,並向他們的朋友述說耶穌:「我的朋友需要知道耶穌愛他們;需要有人幫助他們知道這一點,我猜那個人就是我。」

隨著愈來愈多克倫族學生得知並加入團契,團契不斷發展壯大。Sha反思當時的成長:「在學習和領導的同時,我繼續一點一點地成長。我們一群人也為著校園裡的福音使命祈禱,過去一年亦看到了增長。這是同工在我們身上的投資,幫助我們成長,當然還有引導我們的聖靈。」

幾乎所有的克倫族學生都是他們家中第一個在美國學習的學生。像Sha一樣,大多數人在移居美國之前在難民營長大,本來很少或沒有接觸英語,他們的父母更甚。孩子們需要幫助父母適應新的文化,擔任翻譯、幫忙到銀行、閱讀郵件等。

UNO中約有25至30名難民學生在研讀出埃及記,從上帝叫人漂流的故事中學習。在聖經和他們自己的苦難故事中看到了上帝的信實後,學生們也希望別人也認識神。部分人甚至開始接觸周圍的其他難民社區。

學生Manger說:「我作為前難民和第一代大學生的經歷,讓我感到鼓舞。我生命一直經歷上帝的愛,也想與他人分享。我希望看到社區復興——在教堂、家庭和學校裡復興。」

令人驚訝的是,幾年前在一次社區活動中的閒談發展成為一個蓬勃的學生事工。我們是否和Alee一樣,為著有機會到達校園的新角落而祈禱?如果更多人採用這種發放而非招募的心態,那麼今年還能有多少未接觸的網絡?我們是否希望與周圍的人分享上帝的信實?


【來自香港學生福音團契的禱文】

信實的上帝:

感謝祢一直的看顧、帶領,
為著美國的難民而感恩,
儘管他們曾遇患難、流離失所,
但祢的恩手從未離開,一直幫助他們,
並興起他們去為祢作工。

求祢幫助我們,
校正我們的心態,
不只著眼於自己居住的城市,
而是放眼世界,
走出我們的安舒區,
把難民看成我們的鄰舍,
接納和兼容身邊不同背景文化的族群,
讓我們以祢的目光去看他們,
彼此切實相愛,
互相款待、服侍,
活出祢的愛,
讓世人知道祢是上帝。

原文 From Myanmar to Nebraska Releasing students to reach refugees in the USA 轉載自國際學生福音團契(IFES)2019年2月27日日IFES Conexión (文章連結:https://en.ifesconexion.org/from-myanmar-to-nebraska-26f511dacd9e),得IFES同意轉載,謹此致謝。詳情請瀏覽IFES網頁 https://ifesworld.org


本期文章

回到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