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前線:「息•基」 (467期)

通訊文章|發佈日期:2019-05-23

劉洛恒 中學部主任
ronaldlau@fes.org.hk


人在第六日被造之後,就立刻管理大地,討神喜悅嗎?不,人受造之後,馬上經歷的是上主同在的安息,只是我們常常忘記,也漸漸地失去了安息的節奏,甚至有時連休息也會為我們帶來罪疚感。

四月分別有兩間學校,趁復活節假期舉行團契職員訓練,上主也藉此讓我們認清學生當下的需要。同工帶領學生查考《創世記》第一至二章的經文,同工一邊讀經文,一邊邀請學生把六日的創造用圖畫表達出來:走獸、飛鳥、花草樹木⋯⋯琳琅滿目⋯⋯到第七天呢?仍然「非常充實」!細看學生沒有為安息日「留白」,同學只是爭取了同工朗讀「第七日」經文的時間修改並添加之前「六日」畫得不夠好的地方。這不正是學生平日生活的寫照嗎?為甚麼我們背後暗藏的盡是不滿—認為自己做的仍然不夠好、不夠多?

中學六年,公開試壓頂,一星期五天的課堂當然充實,還有星期六、日的補課補習,有些同學更委身教會事奉,沒有停下來的時候。大小活動變成了死線,人在其中趕完了一條又一條的死線之後,就算是到了安息日也難以停下來。沒有停下來,就沒有生活的節奏,也沒有了上主。人盡一切努力操控所有,自己成為了上主,多麼可怕,最可怕的是這一切都在不知不覺間發生。

從不同營會的觀察及同學的回應得知,最深刻的環節總是那些「安靜」的時間,就算只是短短十分鐘安靜吹海風、聽浪聲,對於同學來說已是嶄新的經驗。我想因為很多同學十分缺乏「安息」—一個能與自己及上主連結的空間。「安息」不單是休息或Hea⋯⋯唐慕華提醒我們,安息的誡命能幫助我們靈性、身體、情感、智力及整個社會都得到休息;而安息日的規律則使我們生命的零碎部分整合起來,能提供一種讓我們在痛苦中找到整全及平安(Shalom)的途徑。1 

從今期Catch構想學生如何度過暑假,並籌備暑期的聯校門徒訓練營「息·基」,學生與同工們領受了「安息」這主題—採納不同的屬靈操練,對應學生的生命狀態。例如通過「默觀」去體現接受施予和恩惠的價值,以對應現代工業社會和資本主義社會奉行的拼搏及生產至上的文化。離開平日拼命學習、自強不息的校園文化氛圍,鼓勵學生體現默觀作為一種「饋贈默觀」,被動、且非倚靠任何人為努力,純粹的領受上主的恩典;從而察驗主耶穌是全地的主,也是我們每一個生命的主。2 

求聖靈引領我們和學生一起學習在安息的寧靜和專注中,默觀上主,辨識及聆聽真理,省察神在自己生命、在這世界的作為,並帶著這份經驗投入校園的日常之中。

1 唐慕華,《俗世中的安息日操練》,陳永財譯(香港:香港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2003)。
2 趙崇明,《安息行旅》(香港:基道出版社,2009)。


本期文章

回到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