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5期 – 專題文章:新世代校園宣教士

FES 通訊|發佈日期:2019-01-23

蔣文忠 總幹事
manchung@fes.org.hk


韓裔德國哲學家韓炳哲在其著作《倦怠社會》中,開宗明義地指出,資本主義制度的運作(像香港)推演至極致,會造成社會只求功績,每個人只關注自己的人生規劃,不斷定下目標,以追求更大的成就。大學是社會的縮影,常常聽到大學的潛校訓如「搏盡無悔」、「燃燒青春」等,都是一些空洞蒼白的口號,純粹挑戰同學在大學生涯為學業可以去(chur)到幾盡。最終,弄得疲憊不堪,卻仍然高叫活得「快樂」和「積極」,抑壓真實的感受,漸漸喪失自我價值,活著只為了回應別人的期望,或按照社會所編寫的進步神話不斷轉動。

活在這樣的世代,我們當怎樣想像學生福音工作?當我們認定上主繼續呼召同學在校園事奉,像宣教士一樣受差遣進入校園處境,應該以怎樣的生活型態展現人前呢?出埃及記中,描述了以色列人受欺壓的境況及上主主動的介入:

耶和華說:「我確實看見了我百姓在埃及所受的困苦,我也聽見了他們因受監工苦待所發的哀聲;我確實知道他們的痛苦。我下來是要救他們脫離埃及人的手, 領他們從那地上來⋯⋯」(出三7-8)

法老說:「懶惰,你們真是懶惰⋯⋯現在,去做工吧⋯⋯」(出五17-18)

今日年輕一代面對的欺壓, 不遜於昔日以色列人在埃及面對的奴役, 社會制度與政權管治是一個錢幣的兩面,透過由外到內的機制奴役人心。出埃及從來都不是百姓尋求得釋放的方案,而是上主看見和聽見他們的哀愁,主動施行拯救。若我們只問自己怎樣去改變現實,往往換來更大的無力感。上主的「臨在」是改變與釋放的關鍵,祂細察我們的生活方式和集體情緒,喚起人超越眼前現實的想像力,重新感應生命的本能和動力。

新世代校園宣教士不是勇字當頭的衝鋒隊,卻正視包圍著年輕一代的負面氣氛,並且看見上主的心意,讓「為奴的」重獲釋放和自由。年青的門徒領袖要設身處地活在校園的社群中,不迴避共同面對的困苦,真實地承擔別人的生命,像以賽亞書中受苦的僕人所展現的形象一樣:

「因自己的勞苦,他必看見光就心滿意足。因自己的認識,我的義僕使許多人得稱為義,他要擔當他們的罪孽。」(賽五十三11)

當然,受苦不是個人的修為,而是明白基督為世人所承受的一切。受苦本身是信徒在世必然遇上的歷程,它並不是為了成就更高地位的人生路徑,而是因為基督必須受苦才進入祂的榮耀。受苦帶有不確定、不明朗的意思,重視過程多於結果,是前途未明下的實踐。FES與新一代同行,培育校園宣教士, 便要與他們一起進入基督受苦的過程。

這對FES團隊來說,是極具挑戰的工作。我們也盼望教會一起看見,上主要興起校園宣教士的異象,為現今悲觀世代呈現生命在基督裡的真光和盼望。我們嘗試以「3H整全向度」培育年青信徒,不單強調用聖經和神學角度批判思考(Head),更要具體關注(Hands),用心靈感受(Heart)。作為FES的同行者,甚願大家在主裡的認同和支持,叫我們能夠肩負更大的使命。


本期文章

回到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