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生活:走進情感政治的時代—一同閱讀《倦怠社會》和《憤怒與寬恕》 (465期)

通訊文章|發佈日期:2019-01-24

文章及整理|鍾礎熙
大專部助理幹事
samsam@fes.org.hk

盧倩瑤 出版部編輯
yoyo@fes.org.hk


小息書店於11月舉行了由駱頴佳博士主講的兩次「情感.政治─經濟學」說書會,分別閱讀韓炳哲(Byung-Chul Han)的《倦怠社會》和納思邦(Martha C. Nussbaum)的《憤怒與寬恕》,以這兩本書重整群體運動帶來的個體破碎:

自我剝削的功績主體

駱頴佳博士分享《倦怠社會》提到現代社會面對的已不再只是由他者剝削自己,而是自我剝削。以往我們是透過營造與他者的不同而建立自我身分,但現代人是透過網絡去觀察世界以至身邊所發生的事,而網絡會按照使用者的瀏覽習慣作自動過濾,讓使用者看到與自己最相關的資訊,如是者,我們的生活已經難以接觸他者,所以也沒有他者作對手,亦沒有他者壓迫我們,而是只剩下自我壓迫,自己成了最大的競爭者。我們每個人都成為了功績主體,對自我不斷要求,甚至以計劃(Project)規劃人生,追求功績。無盡的自我要求使我們只會追求上進,不懂停下來, 抑鬱、倦怠便隨之發生了。

要避免跌入自我剝削、令自己造成倦怠的循環,書中總結要我們學習一個沉思的生活,透過中斷工作、停頓我們的慣常,或許這樣才能發現到新的事物,改變現有倦怠的狀態。

從憤怒到未來轉化之路

第二次說書會中駱博士提到納思邦認為倚賴憤怒的短暫情緒並不能成為追求正義的必然動力。她提出了未來轉化之路(transition of anger),目的是將憤怒轉化為實際有效的展望式思考,想想實際上可以怎樣做以增加個人或社會福祉。受害人要求究責,而社會提供協助沒有問題,但法律對不義行為的制裁不應為了滿足報復或討回公道(pay back)的憤怒,而是結合嚇阻、隔離與矯治。法律對不義行為的制裁是為了緩和或嚇阻,透過建立公開的究責準備,防止再有同類事情發生。

憤怒的正面影響—回應納思邦

納思邦將面對仇敵的反應分為「條件式/交易式寬恕」、「無條件式寬恕」及「無條件的恩慈」。當中納思邦最認同「無條件的恩慈」的進路:單單去愛對方,不談寬恕,也不談審判、認罪和懺悔。駱博士認為「無條件的恩慈」容易被挪用為掩飾不公義的藉口,公義未必能透過這種「無條件的恩慈」得彰顯。而且,想加害者也經驗受害者的苦也不一定是報仇,反而是讓加害者更明白自己對他人的傷害,從而帶來真實的悔改,或許更有效促成真正的體制改革。反憤怒固然可取,但若沒有憤怒的群眾配合,運動可又會成功?憤怒的正/負面取決於個别處境,雖然或許不能成為長期追求正義的必然推動力,但短暫的憤怒仍是群眾運動不可或缺的部分。納思邦太急於轉化憤怒,忽視了它帶來的更多可能性。


FES市場部/福音閱覽室(批發及集體訂購)
地址:香港九龍青山道658號福至工業大廈7樓D室
服務熱線:(852)2755 7711 / 2369 8513
Facebook專頁:facebook.com/evangelicalreadingroom
電郵:wholesale@fes.org.hk

小息書店
地址:九龍長沙灣道137-143號長利商業大廈11字樓
服務熱線:(852)2369 2750
Facebook專頁: www.facebook.com/pausebookshop
電郵:pause@fes.org.hk
周一至五 下午3至7時.周六、日及公眾假期 休息


本期文章

回到首頁